前言

    對於一個出生成長於台灣偏鄉的女孩,在50年代時的台灣,我們可以預期得到的是大多數成長於偏鄉的女孩,會複製她們母親的人生,就這樣循環下去,可是這個叫香妙的女孩,她因著和其他女孩們有著截然不同的家庭背景,也正因此她避開了本應複製母親的生活模式而活出自己的人生。

    從小學時代開始,香妙儼然就是一家之主了,當然年齡上她只是個八九歲的小女孩,當年她的父親孤單單一個人在這個語言不甚相通的地方落腳,因著職業的因素常年不在家,所以香妙家沒有任何一個親戚長輩可以協助,母親又是個不識字且不諳人情世理的鄉下人,自小家裡有任何需要,都是由香妙出面,這樣的家庭背景使得香妙自覺和其他一般人家的小孩不太一樣,家裡沒有長輩、父母的帶領,對於一般人情往來幾乎全然不知,左鄰右舍、外婆家都是處在自顧不暇的處境裡,誰又能分得心來照顧香妙一家呢?

    自小香妙就很獨立,家裡沒有人會約束她、限制她的活動,她要去哪裡就去哪裡,完全不需向任何人說,也沒有人可以說。

    然而,出生於這樣跟別人不太一樣的家庭的香妙,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質疑,直覺地認為這就是她的家庭,她從不曾羨慕過誰家的媽媽精明又能幹,會幫自己的小孩處理安排事情。她就這麼自由自在的一天過著一天,也許老天疼惜她吧,讓她這一路上所有遇到的人都是好人,都是貴人,並且引領著她一步一步走向那廣闊且明亮的世界。

    也因為這樣,香妙從國中到大學有了一個比其他人更精采的學生生活,她常常到她算是要好的不同同學家去玩,每個不同的同學都給香妙滿滿的觸發與回憶。香妙也從這過程中看到很多、學到很多。

 

第一章

    香妙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天。

    那一天起香妙正式離開家鄉展開一段異鄉遊子的生活。

    香妙已記不起是自己去拜託一向嚴肅又沉默寡言的大舅幫忙,載她到鄉鎮鬧區去搭公路局的車前往台中的,還是大舅主動說要載她去搭車的。

    香妙只記得那一天她嚐到了人生第一次離家的感受,古人說「悲莫悲兮生別離」,原來人生最痛的離別不是死亡而是活生生的分離啊!雖然不是說以後就再也不能回來了,但對一個15歲從未出過遠門的孩子來說,對於即將而來的那一段未知的旅程,內心裡難免惶恐與害怕,當香妙跨上大舅的野狼125機車時,一種泫然欲泣的感受猛然地翻湧在心頭,讓她不敢開口說一句話,香妙怕一開口那梗在心頭的所有感受會潰堤,然後一發不可收拾,她必須忍耐,必須壓下那股激動,不能讓別人看出她此刻的偽裝。當時的感受是那麼深刻,一種要被撕裂的感覺,這一輩子她都不會忘記的。

    從距離自己住家要騎上快20分鐘摩托車的路程後,舅舅將香妙載至公路局的站牌旁,香妙一個人等著前往台中班車前來,正式展開她的異鄉求學的人生。

    當香妙好不容易來到了學校,來到了今後要為她遮風避雨的宿舍,宿舍前停滿了各種大小不一但對香妙來說都是一樣的汽車,這些都是香妙未來同學的父母親在開學前夕開著車歡喜開心的載著自己的小孩與行李,陪著自己的孩子踏上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對於這些香妙並沒有任何想法,沒有羨慕忌妒或是自卑難過,香妙只是走過人群找到自己的寢室與床位,然後安頓好自己。之後的細節香妙已不復記憶,但她同樣忘不了的是宿舍的第一個晚上,那個晚上有些寢室的室友因不敵思念家人的情感而輕輕啜泣了起來。這些離愁別緒若不能親身體會我想是很難能明白的,我想人世間的事都一樣,不管是哪一種感情或感受,有些事若沒有親身經歷過終究是無法明白無法感同身受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的頭像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