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我們 曾經 單純而美好的 荳蔻年華

 十年,離開家鄉十年之後,香妙再度回到家鄉。任教於鄰鎮一所私立高職夜間部,與另一一位來自海邊村莊的同事在鎮上火車站旁租屋而住。

    租屋的巷子口是一家家庭式的海產現炒店,時間約莫接近五點鐘左右,店家才剛開始準備營業,香妙心裡想著她只點個炒麵應該不會影響店家的準備工作,於是就走到店前向老闆出聲詢問,才一開口香妙就認出了那個年輕的老闆是她的國小同班同學,也是香妙在青澀的年少階段,曾經深深喜歡過的一個男孩,正當香妙想起那一段淡淡的帶點善感的年少往事時,一名年紀與香妙相仿,氣質恬靜的女生從店裡面走出來,「這是我太太,她是我們隔壁班的○○○,你還記得嗎?」那個曾經是香妙深深喜歡著的男孩說著。

遙遠的路程,昨日的夢以及遠去的笑聲,再次的見面,我們又歷經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舊日熟悉的我 有著 舊日狂熱的夢,也不是舊日熟悉的你 有著 依然的笑容
 流水它帶走 光陰的故事  改變了我們,就在那多愁 善感而初次  回憶的青春

                                                     光陰的故事 羅大佑

    小學畢業後,香妙必須跋涉更遙遠的路途,從一個鄉鎮最邊緣的村莊到鄉鎮中心就讀國中,一整個鄉裡面就只有一所國中,雖然路途更遙遠了,但香妙認識了來自整個鄉鎮每一個村莊與她相同年紀的同學,放假的時候或是比較早下課的時候,香妙就跟著自己比較要好的同學一起回家一起玩樂,因此除了小學時,自己村莊周邊的四個村,香妙的活動領域又拓展到原本未知的、遙遠的,以為自己永遠也到不了的幾個村莊,從靠近山腳的村落一路向著海邊延伸,幾乎每一個村落都有香妙的足跡,在香妙的心裡深處,永遠有幾位青春印象的同學住著。

    不用上課的時候,香妙可以騎上半小時以上的車,去找那些要好的同學,他們一起在同學家的後院龍眼樹、芭樂樹下練習合唱團比賽的歌曲,然後唱著唱著就變成事一首一首當時最紅最流行的歌曲了,香妙喜歡唱歌就是這個時候開始的,或者一起騎著腳踏車到書局去看自己喜歡的明星卡片,有時大膽的就搭上公車前往鄰近更大的城鎮去逛唱片行、去逛百貨行。

    國中畢業後,香妙是極為少數離開家鄉前往都市求學的孩子之一,因著距離遙遠,在當時電話也不是那麼普及的年代,香妙便與大家斷了音訊。所以在香妙的心裡每當想起這些同學時,他們永遠停留在1314歲青澀的模樣,永遠年輕。所以現實生活中的香妙,雖然已經接近知命之年了,但在她心底也住了一個1314歲的自己,而且常常跑出來。

    歲月悠忽而逝,或許偶爾路上相遇了,也認不出對方了。

    香妙就讀國中時,還是嚴格實施男女分班的保守純樸的年代。

    學校以穿堂為界,一邊為男生班的教室,一邊為女生班教室,香妙偶爾在走廊間或是穿堂巧遇自己暗戀的這個男孩時,就覺得好幸福。每當要穿過男生教室這一側前往位於偏樓的音樂教室時,香妙總是期待著那個男孩會剛好在她們經過時走出教室,這樣她就可以和他不期而遇,她會因此而喜悅一整天的。

 

    但僅僅只於此,不會有下一步了,香妙一直覺得她出生於一個和大家都不一樣的家庭,她沒有資格條件或者說香妙她覺得她沒有能力可以過幸福美好的生活。

 

    十年,離開家鄉十年之後,香妙再度回到家鄉。任教於鄰鎮一所私立高職夜間部,與另一一位來自海邊村莊的同事在鎮上火車站旁租屋而住。

    租屋的巷子口是一家家庭式的海產現炒店,時間約莫接近五點鐘左右,店家才剛開始準備營業,香妙心裡想著她只點個炒麵應該不會影響店家的準備工作,於是就走到店前向老闆出聲詢問,才一開口香妙就認出了那個年輕的老闆是她的國小同班同學,也是香妙在青澀的年少階段,曾經深深喜歡過的一個男孩,正當香妙想起那一段淡淡的帶點善感的年少往事時,一名年紀與香妙相仿,氣質恬靜的女生從店裡面走出來,「這是我太太,她是我們隔壁班的○○○,你還記得嗎?」那個曾經是香妙深深喜歡著的男孩說著。

遙遠的路程,昨日的夢以及遠去的笑聲,再次的見面,我們又歷經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舊日熟悉的我 有著 舊日狂熱的夢,也不是舊日熟悉的你 有著 依然的笑容
 流水它帶走 光陰的故事  改變了我們,就在那多愁 善感而初次  回憶的青春

                                                     光陰的故事 羅大佑

    小學畢業後,香妙必須跋涉更遙遠的路途,從一個鄉鎮最邊緣的村莊到鄉鎮中心就讀國中,一整個鄉裡面就只有一所國中,雖然路途更遙遠了,但香妙認識了來自整個鄉鎮每一個村莊與她相同年紀的同學,放假的時候或是比較早下課的時候,香妙就跟著自己比較要好的同學一起回家一起玩樂,因此除了小學時,自己村莊周邊的四個村,香妙的活動領域又拓展到原本未知的、遙遠的,以為自己永遠也到不了的幾個村莊,從靠近山腳的村落一路向著海邊延伸,幾乎每一個村落都有香妙的足跡,在香妙的心裡深處,永遠有幾位青春印象的同學住著。

    不用上課的時候,香妙可以騎上半小時以上的車,去找那些要好的同學,他們一起在同學家的後院龍眼樹、芭樂樹下練習合唱團比賽的歌曲,然後唱著唱著就變成事一首一首當時最紅最流行的歌曲了,香妙喜歡唱歌就是這個時候開始的,或者一起騎著腳踏車到書局去看自己喜歡的明星卡片,有時大膽的就搭上公車前往鄰近更大的城鎮去逛唱片行、去逛百貨行。

    國中畢業後,香妙是極為少數離開家鄉前往都市求學的孩子之一,因著距離遙遠,在當時電話也不是那麼普及的年代,香妙便與大家斷了音訊。所以在香妙的心裡每當想起這些同學時,他們永遠停留在1314歲青澀的模樣,永遠年輕。所以現實生活中的香妙,雖然已經接近知命之年了,但在她心底也住了一個1314歲的自己,而且常常跑出來。

    歲月悠忽而逝,或許偶爾路上相遇了,也認不出對方了。

    香妙就讀國中時,還是嚴格實施男女分班的保守純樸的年代。

    學校以穿堂為界,一邊為男生班的教室,一邊為女生班教室,香妙偶爾在走廊間或是穿堂巧遇自己暗戀的這個男孩時,就覺得好幸福。每當要穿過男生教室這一側前往位於偏樓的音樂教室時,香妙總是期待著那個男孩會剛好在她們經過時走出教室,這樣她就可以和他不期而遇,她會因此而喜悅一整天的。

    但僅僅只於此,不會有下一步了,香妙一直覺得她出生於一個和大家都不一樣的家庭,她沒有資格條件或者說香妙她覺得她沒有能力可以過幸福美好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的頭像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