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生活的點點滴滴總在夜深人靜時,偷偷的、趁人不備的侵入香妙的心房,引人跌入那已無法追回的過去。但最讓香妙無法忘懷的該是這一件事了。

    說起圍繞著香妙所就讀的小學正前面以及右邊那一大片墓地,雖說是墓地,但並沒有讓人有害怕或是陰森森令人退怯的意念,因為它就是很日常的一景,它就位在這一群孩子們每天上學必經的路上。但是香妙對這一片墓地印象深刻其實是另有原因的。

    還記得是小三或是小四的時候,香妙的外公過世,當時小舅在外島服役,來不及回來送外公最後一程,等到小舅回來時,外公早已入土為安,香妙對那個早上的印象特別鮮明,一種說不出也理不清的情緒一直盤繞在她的心裡面,那個早上之後,好像有一些甚麼東西不一樣了。

    那一個早上香妙正在教室後方的空地上,不知是打掃還是玩耍,突然看見了圍牆外馬路上,剛從外島回來的小舅正要往外公的新墳上走去,香妙立刻奔上空地邊跳上斜坡兩手攀住圍牆大聲叫著久違的小舅,這個畫面不知為何一直深印在香妙的記憶深處。

    香妙的外公走後沒多久,四個舅舅們也分家了,大家各自炊煮,幾年之後,大舅敵不住經濟壓力選擇仰藥自盡,留下嬌小的舅媽與四個幼小的表弟妹。小舅退伍後跟隨著二舅的腳步在台北打拼,這裡就只剩下甚麼也不懂的三舅與外婆守著田地。

    直到香妙的外婆也過世了,小舅在異鄉闖蕩多年之後毅然決然放下在台北的一切,決定返鄉(除了經濟的原因,順便照應外婆這一生最放心不下的三舅才是主因吧!可是返鄉沒多久小舅舅在一次洗腎的過程中意外地也走了,再接著,孑然一身的三舅恐怕也是因為感應到自己真的無依無靠了,而失去了生命的韌度也跟著離世了,所有牽絆著的一切似乎都斷了線,好似在宣告著一個階段的逝去,徒留無限的悵惘。

 

    香妙也離開家鄉,成了當年的小舅,嘗到了異鄉遊子的滋味。

 

    在那個偏鄉中的偏鄉,香妙的童年裡沒有「諸葛四郎與魔鬼黨到底是誰搶到那隻寶劍」當然也沒有其他的漫畫,漫畫儘管只是漫畫,對偏鄉來說仍然是遙不可及的奢侈與資源。

    所以香妙的童年裡有的只是「福利社裏面什麼都有,就是口袋裏沒有半毛錢」的拮据年歲,至於隔壁班的那個男孩,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的初戀心情,是有那麼一個男孩,住在隔壁村莊裡一個長得不失斯文也不失爽直,非常開朗的一個男孩,香妙心裡隱隱感受自己莫名的受他吸引,香妙把對那個男孩的喜緩偷偷的放在心裡,將那若有似無的情意深深潛藏在心裡深處,在那樣的年代怎敢企望太多呢?就真的只是「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

    香妙的童年唯一可與外界接應的應該是鄰居家的那一台電視機吧!以及隨後幾年大家都各自有了自己家裡的電視機。於是小甜甜與陶斯、安東尼的糾結,無敵鐵金剛與木蘭號的英勇,海王子的純真追尋,小天使海蒂的堅韌,葉青、楊麗花歌仔戲中的故事,灞橋煙柳、薛仁貴、王寶釧,華視劇展的古典小說︿范進中舉﹀、七俠五義、西洋影集的真善美、高加索山……等等,以及一首又一首動聽的歌曲,是這些故事豐富了這個女孩的生活,是這些滋養了這個女孩的生命,是這些開啟了這個女孩對原本不敢渴望的未來的一些些可能的想像。

文章標籤

華蘭琪的異想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